你家十三叔

咸鱼。懒。语c。宅。话废。

突然覺得家的抱枕上面驚現轟焦凍!buni

影評:東京食屍鬼真人版


期待了很久的片子,作為一部動漫的真人版,喰種和銀魂都是讓我期待了很久的。


演員:
在還原度方面剛開始看金木可能有點不習慣,甚至和很多其他的飯一樣抱著「哈?他和金木小天使根本不像啊」的想法,多少有點排斥,可是很快在和利世告白那一幕開始我就肯定了他了。演技爆表!那種羞澀又內向結果遭遇女神示好的小男生樣子簡直了,在之後的內心掙扎和各種自我存在意義的拷問我覺得金木都是整個片子的亮點,在最後和亞門的打鬥上也是相當出彩,真是不得了呢,看到最後會有一種「他就是金木吧」的想法,可見演員樣子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還是演技啦!
其餘的角色我覺得都還不錯,還原度都蠻高的,除了亞門這個角色我覺得塑造得並不夠以外,演員方面選得相當合適,真不愧是原作者選的人呢。


故事以及講述故事的技巧:
這個部分大概會扣一點分,首先整體的故事其實是「利世約會篇」-「吊打西尾篇」-「獵殺笛口篇」,那就分開來說說這三篇

「利世約會篇」(轉變)
和漫畫開頭一樣,這篇交代了金木從人類變成喰種的原因和過程,和動漫不一樣的是,在他被動手術的過程裡加入了他的過去,可是整體故事比較拖沓,也沒有一個有很多時候在我看來故事可以濃縮,剪輯也不是特別俐落,感覺導演和編劇應該在擔心觀眾看不懂,所以留了很大一段理解時間。雖然在我看來完全沒必要,因為感覺至少可以擠出來五分鐘左右,至於為什麼要擠出這個時間稍後再解釋。但是這一段,導演就耗費了三分之一有餘的時間來講述我個人覺得是多餘了點。

「吊打西尾篇」(掙扎)
這一段的時間出現了白鴿,其實在更之前就出現了,同時也為下一部分埋下了伏筆,吊打西尾的部分是真的很精彩,其實特效也沒有這麼五毛,國內那些號稱大成本大製作的還不如這個。扯遠了,不過的確能看出來的確很用心在製作這個片子。這一個部分的節奏回來了一點,可是在細節處理上並沒有特別出彩,特別在吊打那一段簡直不要更還原,有時候一恍神還以為在看動畫。氣氛渲染到位,感覺導演終於開始講故事而不是給觀眾進行人物鋪墊了。這一段裡,白鴿的部分其實我覺得可以相應增加一些節奏,比如亞門的過去,因為在原作裡,亞門是一個很關鍵的人物,可是在這裡卻完全淪為一個打醬油的,導演/編劇似乎是把這個故事裡的boss理解為了真戶,但是其實應該是真戶和亞門,這樣子才能夠在結構上和金木董香形成一個鮮明對比,就對原作的忠實度也會提高不少。所以,剛才省下來的五分鐘這個時候擺在這裡簡短交代一下亞門的背景故事,會讓這個人物更加豐滿,也可以讓他後面說出「這個世界,因為你們喰種全部都混亂了」更有說服力和爆發性。

「獵殺笛口篇」(覺醒)
其實整個故事就是在講這個吧,可是細分下來的確就是這樣的。故事其實從笛口母女離開,這個時候就可以看出金木開始將自己更加傾向了喰種的角度開始思考問題,觀眾跟隨金木也會開始將自己的角度傾斜。個人認為這個部分是整體上衝擊最強的部分,也是導演徹底敞開來講故事的時候。其中有好幾個淚點,的確對觀眾產生影響。比如笛口太太被殺的時候,雛實的哭聲被金木緊緊摀住,又比如雛實大哭著吊打真戶,再比如最後雛實在吊打了真戶以後哭著問金木自己是不是再也沒資格活下去⋯雛實的確承包了一大部分的淚點。如果說金木小天使的掙扎是讓觀眾看得心疼,雛實的哭大概是讓人覺得母性大發的吧?畢竟是個小姑娘啊。她比任何人更有資格活下去吧。
笛口獵殺篇的最後增添了金木和亞門的打鬥,這個部分在原作裡我記得並沒有花太大篇幅講述,可是這裡卻把他們的矛盾激烈化。在我看來是冷靜和偏激的鬥爭,也是金木作為喰種的一個蛻變,相信他在嚐到了亞門血肉的時候應該是物理上感覺很滿足的吧?可是這個地方因為沒有亞門的過去,兩個人的打鬥在內容上顯得單薄了不少,感覺就像兩個超能兒童在打架,如果這場掐架變成兩個成年人的打鬥,相信就會精彩不少。


Overall
我覺得整體故事都可以更上一個層次,講述的內容上和剪輯的節奏上都可以更加緊湊。比如在開頭,關於喰種的介紹只是寥寥幾行字,這個時候如果加入一些畫面,比如利世吃肉的畫面,是不是能夠更加豐滿開頭,以及讓觀眾的觀影體驗更上一層樓呢?
另外,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遵循原著都要覺醒嘴炮技能,可是電影和動畫的不同就是,電影一旦嘴炮模式on,就會有尿點的即視感,而怎樣把嘴炮和電影感結合在一起,可能還是需要時間去考量斟酌把握的。可是作為一個世界觀,我覺得已經做得不錯了。

PS
其實我更想看的是壁虎篇呢⋯⋯金木小天使進化就是那個時候了。

东京的樱花

【太敦】表白太宰治(语c自戏

“太宰先生,这个季节入水,是会冻死的哦。”

是第几次了呢,在河边找到太宰先生。看着满身湿漉漉的人,卷曲的棕黑色头发贴在脸颊上,英俊到吸引着各种女性的面孔上一如既往挂着微笑,夕阳给他镶上了一层金边,水珠把金黄色的阳光折射出了其他的光芒。这样活着不是挺好的吗?想死?完全不懂呢。这样想着,就只能默默地在内心叹了口气。
记得第一次遇见太宰先生,正是自己最落魄的时候呢,那时候似乎也是想入水而死呢。

“可是,那时候太宰先生却比我先入水了呢。”

带着自嘲的语气,边说边帮人轻轻拨弄开黏在额上的被浸湿的刘海,用袖子轻轻拭去脸上的水珠。虽然自己并不了解太宰先生的过去,可是有勇气一次又一次自杀的人,必定是有什么原因的。自杀是需要勇气的,而能一次又一次地解决自己生命的人,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给人披上早就拿在手中的毯子,这个季节早已不是听着虫鸣可以随意跳进河里还大喊着热死了的时刻,冷风从领子里钻进,哪怕自己没有入水,都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个季节对于入水者的不友好。紧了紧衣襟,也帮人把毛毯裹紧了一点。
根本不想听人的嘻嘻哈哈的陈词滥调,对太宰先生所谓的自杀爱好者这一套早已习惯,每次都微笑对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却能从他的眼里每次都能看出一层深深的寂寞。

您根本一点都不快乐啊,太宰先生。

到底是什么在笼罩你的内心,这样是一种怎样的阴霾?是背叛还是离别,是死亡还是遗忘。作为一个局外人,只能这样看着您,看着您把最真实的自己埋在一张又一张的笑容下。
太宰先生,您是我的老师,是我的兄长,是我的...

对啊,太宰先生只是我的老师,只是我的兄长,只是我的同事,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这样想着,自己的眼神却黯淡了下去。看着人越来越虚伪的笑容,只想把它撕碎,像老虎一样,把这可恶的寂寞和虚伪撕碎。从未想过真正意义上地保护任何人,但若能保护你,我便已经找到了活着的真正理由。

“太宰先生。” 打断了人的嘻嘻哈哈,抬起眼睛强迫自己看着对方棕黑色的瞳仁,“我… 我能… 请让我一直陪着您,请让我… 让我保护您不再寂寞… 可以吗?”

这张幼年体怎么长得像小狐狸(一言不合就卖萌

[灵能百分百/律茂] 失眠(ABO/带肉渣)

全第一人称视角随手写的…第一次撸文就带汽油味真的好吗,我感觉我在犯罪…不过骨科好萌嘤嘤嘤!



唔,睡不着。

看着身旁的闹钟,已经是凌晨一点。黑乎乎的房间里的一切都被淡蓝色的月光所点缀,好像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淡蓝色的雾一样。明天就要上课了啊。这样想着,强迫着闭上了眼睛,可是却看到无数小飞虫一样的光斑在眼底飘来飘去。翻了个身,又翻一个身,觉得很热。腿在棉被里就好像在蒸笼里一样。把腿从蒸笼里拿出来以后,又马上就后悔了。

嗯。冷。

将近11月的冷空气像一把并不锋利的刀,身体刚从一下下地有意无意地切割着皮肤,但是皮肤虽然感觉很冷,皮层下却有着点什么在燃烧着。但是并不可能有什么啊。父母是Beta,自己这种相貌性格人缘都并不出众的就连外号都是龙套的这种路人设定,自己也一定理所应当地是Beta才对。就像律,自己那各方面都各种优秀受欢迎的弟弟,就像那种设定,才应该是Alpha的设定啊。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想起律,身体无端地燥热了一下。说不清楚为什么,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可是一闭上眼睛就都是律。

对于身体这样可怕的变化,简直是手足无措。一想到律,想到他叫自己哥哥,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躺在自己身旁,是不是也会发现自己失眠,是不是也会叫自己哥哥?越想越难过,这种难过来源于身体里面。赶紧缩回被窝。躺在被窝里想,自己如果真的是Omega,那这也未免来得太晚了些。如果是Omega... 深吸一口气,让冷空气进入自己肺部先从内而外地冷静一下,避免因为太过震惊而休克过去,手颤抖着在黑暗的被窝里摸索着那个从来没有碰过的敏感地带。

“嗯...”

喉咙里发出一股轻哼,手就好像自己会动起来一样,顺着那里来回动着。好热啊,真的好热。感觉自己胯部不听话地往前送,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喘息,在最后的几下动作以后,带着滚烫的体温,有什么液体被推送了出来。眼前一片模糊,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哈... 哈...”

好像跑完了两倍肉改一样,可是,为什么感觉没有改善。不自觉地弓起背,颤抖着控制自己的情绪,随手抓了两张纸巾先把自己擦拭干净。纸巾揉成团扔进垃圾桶。也许去洗个澡会好一点。对,洗个澡。

站起身,月光把自己的身影倒影在了地上拉伸成了一个长长的黑影,挠了挠因为辗转反侧而凌乱的黑发,打开门,刺鼻却不难闻的信息素的气味扑面而来。

“律?”




完结———